鸾逍

偶尔写段子 偶尔拍点东西

昨天

我还是赢了

现在

拓荒者带来了洪水 所以有天
无垠的地方 还有颂祷长啸
造物者的怠惰 将太虚湮灭
绝处星火微起 焚尽八荒
当万物沉沉睡去 必要有候者屹立
所以今天 把破败的微尘打碎 将过去的纸张翻阅
等花结果 让林木有根 把等待嵌入抔土
触及星轮某刻 再睡去
尘劫有尽
生者无穷

明天

这世界 随心而变

今天

全世界只有我对自己绝望

昨晚练琴停电 老板给点了蜡烛

青女

春还未启,掀起万顷翠波,像包裹在大寒外一层薄薄的糖衣,小心而细微的生发,然后莹莹润出它清明的味道。
就在青团的案几旁边,檀香木还在泛出幽冽的气息,海棠开始舒展自己腰肢,
宛如江南纤影细波的女子,阖眼扯了自己艳色的衣裙。
掩藏在雪下的赤色逐渐吞吐而出,轻艳而磅礴的色彩,星星点点却又势不可挡,
淹没了所有的沉默和凌寒,摇曳的扯起它周遭的所有事物,猛的要打碎所有枯萎的黄,扯出大青山。
最终娉婷站在白玉花坛中的女子嫣然一笑,风月无垠。
她原从大青山的古寺中来,身上还带着洪钟的余韵,如今立于赤色漆门之后,与万两珠翠相伴,恰是王谢人家,连暖色的暮光都多停留在宽阔的府门,拉长
了时间。
待下次再次食了青团,大青山的洪钟再次震响生发的气息,跨越远古而来,清明之后便为真的春日,她便再次开花,繁艳四照,和着亘古的生之气息。
昔时她还年少,躲在阴影中细细的发着芽,纤细的手臂刚刚能触及花坛的一角,种下她的人
心里满满的希愿,且待她长大,惊鸿一瞥,裳裙一舞唤起大地的春响,庇荫所有的子孙,触及穹顶的韶光,即便,有人穷极一生也等不到那一天,仍固执的为了未来而呕心沥血。
只为,我种下的那朵花,以后等你长大了,即便我随风而去,也不要忘了我啊……

希望大家都能幸福

不要因为别人不敢撷取就自己糟蹋自己

我只是觉得心太硬 也很害怕 最后为了拥有自己而沉默 呕吐出来的东西不想咽回去 如果是肺腑 我又何时死亡

纵是并不得我心 也不愿放弃 此乃一本恶